English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口述歷史 傳承精神

文章來源:離退休干部工作局   發布時間:2019-04-28  【字號:     】  

  自2007年9月起,66歲的他開始撰文著書,洋洋灑灑寫下數十萬字文稿發表,為的是讓錢學森等老一輩科學家的教育思想、教育實踐、高貴品德和愛國主義情懷得到更好的傳承與弘揚;在2011年9月至2018年11月的七年多時間里,他的足跡遍布全國30個省(市)、自治區,他的身影在全國227所高校、18所中學名校、13個科研機構和若干其它單位輾轉,為的還是宣傳和介紹老一輩科學家的教育思想、教育實踐、高貴品德和愛國主義情懷。

  不禁有人會問:是一種什么樣的力量讓這位幾近耄耋之年的老人謹守初心,奔走四方,口述歷史,傳承老一輩科學家的精神長達十余年?

  “我想是自己對錢學森等老一輩科學家教育思想、教育實踐、高貴品德、愛國主義情懷的重要性、寶貴價值和長遠意義的認知以及歷史責任感給了我力量,讓我得以堅持下來。”張瑜頭發雖已花白,但精神矍鑠,思路清晰,慈眉善目中透露出溫潤與儒雅。

  “錢先生的課,是我一生中聽到的最棒的課。”作為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近代力學系的第一屆畢業生,張瑜至今也忘不了自己在中國科大學習期間聆聽過的錢學森先生的諄諄教誨。在張瑜的每一次講座里,他都以親身經歷和感受為主線,用深情的回憶,真摯的講述打動在場的每一位聽眾。

  “很慚愧地向您承認,在您講座的前半個小時里,我一邊塞著耳機一邊學習英語。一位經濟系的學生與錢學森、火箭、中國科學院有什么關系呢?然而聽著聽著(盡管心不在焉),我漸漸改變了態度。您對歷史、學術的理解,發言的禮儀、技巧,平靜中卻引人入勝的聲音,使我放下筆開始專注地聆聽……如此高強度的發言,時間長,而且已經很晚了。您不僅耐心、精神十足地發言,而且還不斷體恤我們的感受。您身上的學識、風度、禮儀、風范,還有您娓娓道來的當年熾熱、純粹的學生時代,令我不斷向自己發問。我必須向您或書面或當面表達我的感謝。感謝您,張老師!”同濟大學一名學生在聽完報告后給張瑜老師寫的信中如是說。

  “能和女兒聆聽您的講座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也希望更多的人能有機會去感受這種幸運。”中國礦業大學一位老師在信中寫道。

  在傳承老一輩科學家的科學思想、教育思想、高貴品德和愛國情懷的道路上,固然有著常人難以體味的艱辛與付出,但這沒能阻擋住張瑜繼續前進的腳步,或許正是聽眾的認可,讓他有了不斷前行的勇氣與動力。

  問:從2007年您發表“錢學森與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一文開始,至今近12年間,您不僅撰文著書,還身體力行在全國各地開展講座,宣傳和介紹錢學森、郭永懷等老一輩科學家的科學思想、教育思想、高貴品德和愛國情懷。請談談是什么樣的原因觸動您有了這樣的想法,并積極付諸實施的?

  張瑜:這要從中國科大校慶五十周年開始說起。首先我簡單介紹一下中國科大創辦的過程。

  1958年4月,當時我國正在搞兩彈一星,迫切需要各個領域的尖端科學技術人才。時任中國科學院力學研究所所長的錢學森和副所長郭永懷向中科院提出建議,充分運用和發揮中科院的人才優勢和實驗室條件,創辦一所新型大學。他們的意見和倡議得到了中科院領導、眾多研究所和科學家們的一致贊同。

  1958年5月9日,以張勁夫為書記的中科院黨組向聶榮臻副總理呈交了創辦一所新型大學的報告。報告很快得到了周恩來總理的首肯。6月2日,經中共中央書記處批示,決定成立這所大學。

  6月8日,中科院時任院長郭沫若召開第一次籌備工作會議,將校名確定為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郭沫若任校長。13個系的系主任是中科院的13位所長,他們全都是中國最頂尖的科學家,而且在世界科技界素享盛譽。錢學森先生是以郭沫若為首的中國科大建校籌備委員會十位委員之一,并親自擔任力學和力學工程系(即后來的近代力學系)系主任。郭永懷先生擔任化學物理系的系主任。華羅庚先生擔任數學系的系主任,吳仲華先生擔任工程熱物理系的系主任,趙九章先生擔任應用地球物理系的系主任,等等。

  1958年9月21日,《人民日報》以“我國教育史和科學史的一項重大事件”為題,報道了9月20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正式成立與開學。從6月2日中央決定創辦中國科大,到9月20日正式開學,只經歷了110天,不足4個月。可以說,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世界教育史與科學史中的一個奇跡。

  2008年9月20日,是中國科大建校五十周年。中國科大決定出版錢學森著的《星際航行概論》(最初名稱是《火箭技術概論》)手稿。校方對此非常重視,時任校長朱清時特別組建了一個團隊來到中科院力學所,召集當年親耳聆過聽錢學森授課的近代力學系第一屆和第二屆(1958級和1959級)畢業生百余人座談,回憶當年錢學森先生授課的特色及效果等。座談會上,大家積極踴躍發言。

  與此同時,會議還號召我們前幾屆的畢業生回憶中國科大創辦的歷史、優良傳統、校風與學風,讓大家寫回憶文章,提供資料,目的是砥礪后學,給后來者以激勵和借鑒。

  我是中國科大近代力學系的第一屆畢業生,經歷了中國科大的創辦初期,特別是以錢學森為系主任的近代力學系辦學的幾乎全過程。我不僅親耳聆聽了錢學森先生宣講教學計劃、闡明其培養目標、培養方法和重要舉措,也聆聽了他親自開設并講授的“星際航行概論”課。

  錢學森先生非常重視師資力量的配備,聘請和安排了一流的、頂尖級科學家為我們上課,比如當年中科院技術科學部的主任、著名物理學家嚴濟慈先生給我們講授“普通物理”課,數學家吳文俊先生為我們講授“高等數學”課,時任力學所副所長的郭永懷先生為我們講授“邊界層理論”課,等等……。這些傳奇般的大師親自教導,讓我終生難忘。錢學森先生還親自撰文,在《人民日報》上發表了對全國教育界很具影響力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基礎課”“近代力學的內容與任務”等指導性文章。

  與此同時,我還是錢學森先生積極倡導并親自指導的火箭研制小組的積極分子,且一直兼任秘書組組長一職。很多實驗報告、資料總結等都是我撰寫的。所以無論是教學還是科研,抑或是錢學森先生的教育思想及師德風范,我大都身臨其境,是錢學森先生教育思想、教育實踐、高貴品德(包括師德)和愛國主義情懷的見證人和親歷者。

  我感到自己有責任把這一切告訴國人。這并非為回顧歷史而回顧歷史,而旨在更好地開創未來,因為其中諸多寶貴思想和實踐經驗需要得到傳承與發揚。作為錢學森直接教導下的學生,我感到這是一種歷史的使命,我們應該有所擔當。

  隨后,我以“錢學森與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為題寫了萬字長文,刊發于2007年第9期《科學中國人》雜志上。2008年4月2日,我又在《光明日報》上發表了題為“作為教育家的錢學森先生”一文,受到有關方面的重視。2008年9月,中國科大校慶50周年之際,我編著并出版了《錢學森與中國科大力學系火箭小組》一書,展現了錢學森先生如何通過指導學生科研實踐,來培養學生的創新精神、創新能力,以及理論聯系實際的作風與學風。

  錢學森先生作為杰出的科學家幾乎家喻戶曉,但他作為優秀的教育家,他的教育思想、教育實踐、在辦學和人才培養方面取得的突出成就與建樹,以及艱辛的付出,知道的人并不多。我認為這對我國教育事業和人才培養工作,特別是科技人才的培養,構成不小的損失。這種狀況促使我鍥而不舍,不遺余力地做這件事。同時我也動員或發動我的同學一起做。中國科大近代力學系第一屆(1958級)畢業生中有10余人不同程度地參與了宣傳和介紹錢學森教育思想、教育實踐的工作,有的直接參加講座活動,有的發表文稿。

  問:在您與錢學森等老一輩科學家“親密接觸”過程中,您覺得他們哪方面的精神品質或個人魅力對您影響最大,并讓您獲益終生?

  張瑜:可大體可歸納為以下兩個方面。

  第一方面就是錢學森先生的愛國主義情懷,明確的人生觀、世界觀,高尚的品德和人文素質修養。他言傳身教,身教勝于言教,錢學森本人就是一個光輝的榜樣。

  僅舉三例:

  第一個例子幾乎盡人皆知——美國政府迫害錢學森先生,阻撓他回國,錢學森與美國當局斗智斗勇,沖破封鎖,堅決返回祖國的事。

  1947年,36歲的錢學森在美國著名高校獲得了終身正教授的職位。但他不甘心自己的祖國永遠積貧積弱,所以在新中國成立后迫切要求返回祖國服務,實現他報效國家和民族的初衷與理想。即便遭到美國政府的監禁和之后長達五年的軟禁,他歸國效力的決心依然不變。1955年,在中國政府的大力營救下,錢學森先生終攜夫人、子女踏上歸國之途。

  錢學森曾這樣陳述自己的人生觀和世界觀:“我的事業在中國,我的成就在中國,我的歸宿在中國。”“我作為一名中國的科技工作者,活著的目的就是要為人民服務,如果人民對我一生所做的工作滿意的話,那才是對我最高的嘉獎。”他的人生觀再明確不過,那就是為人民服務,讓人民滿意。

  “我個人僅是滄海一粟,真正偉大的是黨、人民和我們的國家。”這段話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錢學森的世界觀。

  可貴的是,他用自己一生的實際行動踐行了他的人生理想,他的人格與貢獻經得起歷史和實踐的檢驗,令人動容與震撼。

  第二個例子是錢學森先生的敬業精神。當年,他經常去西部出差忙于兩彈一星的研制與試驗,工作極其繁重與辛苦,但他對教育和教學工作一絲不茍,嚴格要求自己,總是風塵仆仆,按時趕回北京親自為學生授課,從不誤課。

  為了讓每一位學生都能看清他的板書,錢學森在開課前幾天特意親自前往中科院自動化所的大階梯教室視察場地。他到最后一排座位去看與黑板的距離,考量他板書的字(和圖)要寫多大,才能讓坐在最后一排的同學也能夠看清楚。他在科學界的地位舉足輕重,時間、精力又那么寶貴,對教學效果精益求精竟達到這種程度,太令人敬佩了!只有對工作極端負責任,對學生、對教育和教學工作極端熱忱的人才可能做到。

  第三個例子記載于中國科大的大事記中:“1959年11月23日,郭沫若校長捐贈2萬元稿費作為全校福利金,幫助同學們添置衣被”。“1961年12月25日,中科院力學所所長錢學森贈送中國科大人民幣11500元,作為改善教學設備之用。學校已購買部分計算尺供同學使用。”

  這些都是我們親眼所見或親身經歷的事實。錢學森先生及許多愛國科學家高尚的人格魅力與他們對國家的卓越貢獻一樣,為學生們樹立了好榜樣,也為中華民族增輝。

  對我影響最大的第二個方面是錢學森先生嚴格、嚴謹的科學態度、治學風范與不凡的創新精神、創新能力并存。錢學森的創新精神與創新能力不僅體現在科技工作和兩彈一星的事業中,也反映在教育工作和教書育人上。

  錢學森非常重視教育,但他絕不循規蹈矩。他不贊成在中國科大培養遠